展览 Exhibitions 

我的问题不在于读书不多而想的太多  ——肖海生作品展

2018/9/16 - 10/31

9/24,10/1-7 暂停开放

华艺廊将于2018年9月16日至10月31日隆重推出艺术家肖海生的首次个展 “我的问题不在于读书不多而想的太多”。此次展览将全面呈现肖海生近年以“书”为主题的创作,涵盖“伪小说”、“书橱”、“藏书”、“十二生肖”、“名画集”等系列,共六十四件作品。 肖海生的创作把“书”作为一个重构的载体,具象写实的手法让他的作品乍看之下平实无奇,但如果观者细心辨别,会发现“书”中一些细节被艺术家悄悄进行了篡改置换,出其不意中实现一种视觉和意识的转换。

“藏书”系列把经典大师的画册封面进行改造,当艺术品原作印刷成画册,独一无二的图画变成了可复制的图像,作品原初的意义也在传播的过程中被篡改重组——肖海生用一种叠加的否定来对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作出自己的思考。“书橱”和“伪小说”系列打破原来单本书籍的“伪造”方式,将作品以书柜或其他物件搭配来进行场景式的呈现,让书的出场方式显得更为真实可信,但在书的文字中则实现了更为彻底的杜撰——“伪小说”中肖海生虚构了书架上所有的书名、出版社和作者,在文本的互文中渗入观念的表达。“十二生肖”系列是肖海生对于时下社会追求“生肖宝宝”而反自然的分娩方式的回应;“名画集”通过对名画进行细节的置换,解构画面原有含义并给予新的意涵。真实的虚假亦或虚假的真实,肖海生用他一本正经的无厘头给观者带来充满矛盾冲击感的审美经验,引发观者对于身处现实的多层思考。

 

“在肖海生的作品里,书不再能简单地理解为人类通往真理的大门,像墙一般排开的书架,似乎也是我们与世界之间的屏障——当然,这是广义的书,实指人类的知识、文明,像纱帐、浓雾一样包围着我们,隔绝了投向外面世界的目光,营造出一个由生肖、星座,由画册、艺术品,由我们狭隘的自由联想等等构成的小世界。在佛教里,这叫‘所知障’。我们幸福或不幸福地生活在这个由书籍——知识构建的文明世界里。”

 

                                 ——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 陈衔

海报-小图 (右上有logo).jpg

时空·掠影——喻慧作品展

 

广州华艺廊

2018/1/21 - 2/9 

喻慧是一位为人熟知而又极具个性的女艺术家。在她最近二十年的创作中,石头、动物和飞花成为了主体,反复出现。乍眼看来,这是工笔花鸟画在主题上的一个单纯的置换。实际上,这种充满矛盾冲击感的组合更多暗示着艺术家对于生命和时空的哲思。

石头的岁月是人的个体生命难以比拟的,任何历史的实物无疑会带来忧郁、沧桑与感怀的情绪。不过,喻慧的作品没有掉进这个情绪的深渊,她通过鹤或者飞禽将这种情绪控制在一个适当的程度。这应该看成是喻慧对自然和生命的一种看法:知道生命短暂,却要寻找永恒。这从她的随笔中可以察觉:

 

顺着生命的藤蔓,去寻找一个“意义”。“掠影”、“影子”、“风中”等等是对生命的一个认知,一个赞美,抑或是一种感慨,生命是壮阔的,是温润的,“天若有情天亦老”,“石若有心石易碎”。

她笔下的花鸟是她的自由之身的表现。石头象征岁月的恒久,花鸟象征着生命的脆弱,石头和花鸟形成了生命的坚硬与脆弱的互补。她的飞鸟是逃离,她的碎石和碎花,表示她的精神能获得最大的自由。另一方面,石头与动物的作品似乎发生着陌生化的观念诉说。石头布满了黑白抽象纹理,而动物则是行踪神秘、匆匆一瞥,两者的莫名相遇,并非取自日常生活中可见的场景——石头不仅仅是自然的石头,动物亦非客观的动物。画面中产生了一种鲜见于以往工笔花鸟画的空间感,令人驻足。

这一切证明了喻慧的作品产生了多义的新解,它呈现的不是简单的视觉影像。她重新以一种对话的方式打开她的天地,而非一味地重复和扩展。为了保证虚拟组合在画面中的成立,她将日常生活中轻和碎的因素挥发掉,只为端严的形式保留场地,由此而生的视觉和审美经验又一次实证了传统绘画形式在图像演进中的当代可能。经历了长达三十年的探索,喻慧,从宋人花鸟走向绘画的现代思维。

悬置的视网膜

​  ——曾曦的解构主义现象学之路

 

策展人:杨小彦

主办:广州华艺廊

2017/11/19 - 2017/12/17

曾曦,1984年生于湖南省冷水江市,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2013年至今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在他早期代表作《柏拉图》系列油画作品后,曾曦的创作试图突破架上绘画的限制,将有机玻璃、镜面不锈钢等材质介入艺术创作,开始他崭新的实验。在《视网膜》系列作品中,他着力对视觉生成的内在机制进行审视和思考。不锈钢镜面材料作为意义的载体,被转化为一张外置的“视网膜”,镜面的映射特质将作品周遭的一切变成了画面中的一部分,构成一幅没有明显边界的图像,任何经过镜面的物象,或者投射,或者侵入,或者掠过,呼之即来,稍纵即逝。事物因时间而不可捉摸的本性由此得到了“自动呈现”。人们对外界的理解都是基于外像在人的视网膜上成像,再通过视神经传送到大脑而完成的,通过这种被动的“吸收”,形成了我们意识中的世界。某种意义上说,是介质决定了我们看到什么。曾曦通过这一系列作品试图表达这样的质疑:即使是视网膜的留痕,就必定真实可信吗?这张脱落的、因理性而外置的视网膜,提醒我们思考所谓现实的世界、所见的世界以及意识中的世界的关系。

伟大的艺术史所揭示的真理就是一部用美学改造原始的视网膜的历史,这一改造如此成功,以至于我们至今都无法怀疑艺术存在的价值。艺术的先锋性只是表现在对以往构成的否定之上。既没有人怀疑平面的意义,也没有人怀疑三维中呈现物象的美学意义。曾曦却突然走到了否定性思维的边缘,他不仅在消解平面绘画本身,他甚至在消解习以为常的视网膜。曾曦有意无意间制造了一场没有硝烟的视觉纷争,他把视网膜悬置起来,让现场成为生产意义的空间,又让意义因不同映照而在镜像中彼此短暂对峙。

悬置的视网膜,意思是,一旦视网膜脱离了记忆的控制,一旦视网膜寻找到物质的替代,器官的意义就空前突显,存在的意义才会在这一层面上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质疑,虚空才显露出其本相,从而高声宣布:记忆之维就是现象本身,时间消失在空间中,空间由此而变得透明,我们生活在这一透明中,一点一滴地,通过记忆的假象,而使自己终结于永恒。永恒其实就是虚空。

 

从布面到镜面的转换,单向的传达变成了双向的互动,封闭的预设转向开放的结构,曾曦通过非常规材料的使用更为极端地提示出视觉观看的问题,引起观者对习以为常的观看方式的追问和对这个纷繁芜杂的图像世界的思考。

趴刻 PARK

 

策展人:Darragh Hogan,王野夫

 

2017/3/16 - 4/16 广州华艺廊

2017/3/20 - 3/25 香港荷李活道218号地铺

广州华艺廊,联合都柏林科林画廊(Kerlin Gallery)荣幸呈献趴刻“PARK”展览,将展出八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分别于广州及香港举行。

在人类历史上,艺术家们的存在不可或缺,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未知神秘极具敏感,他们所感知的世界极为个人化。当语言因为藩篱离现实尚远时,他们已能用各自的艺术形式来传递其殊出的感受。现代主义之后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不再停滞在“看起来像”的那个维度里,艺术家们通过他们所感受的物与自身的联系,实现其创作,阐述其与这个世界的距列。主体与客体、心理活动与智力、社会现实与个人情感等诸多因素被归纳并通过作品呈现。

展览项目“趴刻”由八个艺术家组成,除了梅林•杰姆斯(Merlin James)在其意象的诗人般的世界里一直惬意地玩着视觉这个“漫长的游戏”。大类上我们可以认同伊萨贝拉•诺兰(Isabella Nolan), 里亚姆•杰里柯(Liam Gillick), 周力等在公共艺术和大型装置上已颇有建树且口碑甚佳; 在抽象语言的范畴里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卡拉莫•伊内斯(Callum Innes)、周力、丽莲•托马斯寇(Lillian Tomasko)、刘可等,一方面在相关艺术史叙述里已有稳据磐石者,或正明确自身所处位置;  另一方面他们的语言又兀自独立各有所述极具个体魅力。这也正是这个展览值得期待与让人兴奋之处。“趴刻”缘起科林画廊艺术总监达沃•霍根(Darragh Hogan)和华艺廊艺术总监王野夫在广州的一次深度交流,在“趴刻”里,如达沃所述,期待这几个个性强烈鲜明的艺术家的齐聚实现一种新的力量与生长!

章犇·异乡

 

策展人:王春辰

主办: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协办:广州华艺廊

地点: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2015/12/26 - 2016/01/10

31岁的章犇,刚刚结束了中央美院的学习生涯,他师出中央美院最具传统的第一油画工作室,博士期间又在导师靳尚谊、朱乃正的门下,是不折不扣的系出名门的正统派。

如今,毕业后的首个个展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是他十多年的求学经历的总结,也是他这段生活的总结。

  

章犇从皖南到京城,多年来追寻着艺术的原乡、精神的异乡。“异乡”是本次展览策展人王春辰对于章犇绘画实践的提炼。在他看来,“异乡”在章犇的艺术语境中有三层含义:首先,章犇的绘画描绘了极具想象力的图景和世界,这是一个完全凭想象构建的世界;其次,章犇在创建自己的异乡神话的同时,又指向欧洲的古典主义绘画。

再者,在当代社会绘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质疑时,章犇所坚持的绘画实践是重塑绘画的意志的反应。“他遵从内心,不因循绘画的一般阐释,他相信绘画的生命力,从诸多的绘画语言里寻觅自己的契合点,绘画的感触之笔不是技术,是灵魂,抓住它的一瞬间,本质上就是在勾连出世界的神圣性,是让神性显形。”

 

章犇的绘画分为五个主题:“山异”“林中”“水界”“静思”“神貌”,系统传达了章犇近年来对写实绘画的探索。其中,《异乡的云》指向了生命萌生的状态,它建构了一个异乡,超然于世俗的、充满了浪漫的异托邦景观。《沉重如迷的呼吸》,《弥散的紫色》,《四月》为“林中”系列的重要作品,也是他博士研究生阶段的毕业创作。

行者无疆·苏新平纸上作品

 

广州华艺廊

2013/12/24 - 2014/01/08 

苏新平是一位人们熟知的、有创新精神和卓越成就的版画家,但是他在油画创作上所取得的出色成果,也早己为业界和观众认可与赞赏。作为艺术家,他的悟性和勤奋实践的品格,他不满足于已经获得的成绩而不断向未知挑战、探寻新的表现语言的进取精神,都值得我们钦佩。

 

如何在自己的创作中充分利用传统艺术养料,以及如何赋予传统艺术以现代形态,一直是在苏新平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问题。实际上,他一直在思考、硏究和探索,通过版画和油画媒介,运用写实、表现和抽象性的形式。绘画的特性是以情动人。感情的力量主要寄寓在具体的题材的内容中,并辅助以相应的形式技巧,是绘画的一种;用意写的方式,不借助题材而主要通过形式语言来传达感情、趣味,是绘画的另一种。后一种绘画方式,不仅需要作者有丰富的想象力,还要善于运用自己的幻觉意识,在朦胧中,在若有若无中造境。至于传达感情和趣味的格局大小,那就看作者的胸襟和修养了。

 

从广袤的内蒙草原走来,作为现代中国版画的领军人物之一的苏新平,在这批作品所展现的博大气度、沉稳厚重的力量与生动的灵韵,表明他正朝气蓬勃地走在新的道路上。在我看来,对艺术本质的深入思考,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浓厚兴趣,对当代文化的密切关注,对自己生命经验与艺术历程的不断体悟,是他艺术创作永不枯竭的精神资源。

 

邵大箴

从现代出发:

15位艺术家的15个表达

学术主持:范迪安

策展人:王萌

主办: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

承办:广州华艺廊

地点:中国美术馆

2012/09/05 - 09/11

《从现代出发》这个展览聚合的是一个具有特别性质的艺术家群体,他们都受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四画室,那是一个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作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标志性成果的教学组织,在中国油画教学的发展与沿革中,这个画室以“现代”观念为主旨,倡导综合的创造能力和自由创造的精神,培养了一大批在思想和语言上富有创造性的人才。同门受业的学习经历使他们有同一种探索和实验的精神,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后来的艺术发展中走出了不同的道路,形成了不同的取向,当他们的作品汇集为一个展览时,能够贯穿他们艺术状况的还是“现代”一词。从现代出发,在中国艺术的现代进程中演绎“现代”精神的多重维度,是他们的艺术在风格样式上各具个性但在文化属性上的共同点。

从内涵来说,“现代”或“现代性”包括了工业化、都市化、世俗化、普遍参与等现象,体现为一整套相互综协的社会文化的整体变革。在西方,它曾被用来标明脱离古典文化时代的表征,也曾被界定为“一种改变的状态,或一种改进的状态”,其中不乏“更新”和“改进”的进步主义语调。在艺术史和视觉艺术领域,常用“现代派”或“现代主义”来意指西方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从欧陆到北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文化运动,它以超越形式语言规范的实验性和体现在文化内涵上的探索精神的“前卫方式”推进了自身的进程。这是人类艺术总体上顺应现代社会发展而开启的视觉文化变革的航程,其中积极的历史成果已为我们所识并借鉴。

范迪安

中国美术馆馆长

© 2017 Holly's Gallery 

中国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5号 125 Donghu Road, Yuexiu District, Guangzhou, China 510100

  • timg
  • timg (1)
  • Instagram - White Circle